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我毛孔放出光明消世。佛身安坐一土,一切世界悉身。

‘佛在世我沉,佛度後我出生,忏悔此身多障,不如金色身。’一般佛弟子常以生不逢佛世,未能睹佛陀的身相金容而引憾事。然而在千多年前入涅的佛陀,其只是佛陀的化之身,佛陀真正的法身如同空,遍十方,三,地生同在。
有佛身之,在佛陀涅之後,便始有了泛的探,中有所二身、三身、四身之。二身,乃指佛陀的生身佛陀的法身。在部派佛教代,生身所指的是佛陀的肉身,亦即是相好金容的迦牟尼佛身;法身是指佛陀所成就的正法、慧等功德,真理契合之身。合此二身,方佛身。
在大乘佛教,佛身分三。《十地》等所,三身法身、身、身。略解三身如下:
一、法身:又作法性身、自性身。指佛陀悟的法性。佛以法性,故名法身。:‘一分明,一分法身。’指的是佛陀自的境界,是涅三德之一,阿和菩然也能得法身,但是不,如《》:‘如法身菩法身,其,於功德威力也。’
佛陀的法身即是法的自性。佛陀:‘起即法,法即佛。’若能起法中通法的空性,即能到佛陀的真身。初迦牟尼佛自忉利天母法,返回人,第一迎佛陀的弟子菩提,即是在法性空之中到佛陀的法身。
《》:‘法性本空寂,取亦,性空即佛境,不可得思量。’法身是言、文字、思量的境界;法身作、形相、去、始。法身如同空,遍十方,充塞法界,所‘郁郁花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妙谛。’在悟的者眼中,宇宙象一不是佛陀的真身,法界全不是法的自性。佛陀世,即因法身能相用,故能教化三千土。
二、身:又作受用身、第二身。身是佛陀久以,以法身因,修六度行,集量福德智慧所得的佛果色身。佛陀的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好,是九十一大劫修行所成。根《百福》,每修一百劫,始得一相,故:‘三修福慧,百劫修相好。’又〈佛偈〉言:‘阿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等,白毫宛五,绀目澄清四大海。’即是身佛的相貌。
三、身:又作化身、化法身。佛陀救渡苦生,生根,以大悲心,巧化的身相。如〈世音菩普品〉中提到,世音菩了救渡生,方便化三十三身④,而佛身,而凡夫身,而天法身,所‘以何身得度者,即何身而法’的普化示之身。
‘身’有聚集,乃聚集‘法’而成‘身’,故‘法身’是理法的聚集,‘身’是智法的聚集,‘身’是功德法的聚集。《疏演》法身、身、身三者系喻空、日光、日影。法身其性,常住不,遍空,譬如空,有障;身的智慧由法身的性而生,能照明一切,故以日光喻;身具有化作用,而生,如同日影,不高下,映。
《金光明》所的三身:法身、身、化身。隋慧的《量疏》依《金光明》言:‘佛具三身:一者、真身,法;二者、身,八相成;三者、化身,起。’
此外,《解深密》分三身:法身、解身、化身;《宗》自性身、受用身、化身三佛身,此即法身、身、化身。
‘四身’,也有多法:《佛地》受用身分自受用身、他受用身,而成自性身、自受用身、他受用身、化身等四身;《大乘章》的四身:法身、身、身、化身;《大乘入楞伽》有法、、化、化等四身;《金分位》有自性身、受用身、化身、等流身等四。
合上述所,佛陀真正的子是清的法身,具足一切功德智慧,永患,竟安,十力具足,妙用,古不,劫常存,福智,德。佛陀然自法性,然而法身相,不能生所,因此,佛陀了慈悲化益生,示身身。《大智度》:‘法身竟,非彼相好身,不於法身,此二非不。’《密》亦:佛陀身然分有法身、身、身,可是三身是一而不二的。因身、身是法身理所起,了法身,也就有身和身;法身,就是佛陀的真身。至於佛陀的真身究竟在何?唐朝宗皇帝曾佛光如禅道:
佛何方?向何方去? 既言常住世,佛今在何? 如禅答道: 佛,向去,
法身空,常住心。 有念念,有住住, 生,去生去。 清真如海,湛然常住,
智者常思,更生疑。 唐宗後,心中仍有疑,於是又道: 佛向王,向林,
住世四十九,又言法。 山河大海,天地及日月, 至皆,言不生?
疑情若斯,智者善分。 如禅再答道: 佛本,迷情妄分, 法身等空,未曾有生。
有佛出世,佛入, 化生,如水中月。 非常亦非,非生亦非,
生亦未曾生,亦未曾, 了生,自然法。
佛光如禅唐宗之的答偈,正是佛身不一不的最好明。

《・十地品》:“佛身安坐一土,一切世界悉身,身相端量,法界大悉充,於一毛孔放光明,普世暗。”

注:“佛陀身安坐於一佛陀土中,但在其他一切世界都示化身,每身相都很端正,法界大充佛的化身,些化佛能一毛孔之中放射光明,普遍除世因的暗影。”《大方佛》,又《》《》,大乘佛教要典之一,我宗即依本,立法界起、事事等妙。《》出於印度,然尚未本最高之玄旨,直至我成立宗方才其真。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