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英雄众多,虽然大家对于三国人物大多都留在战争雄风张的英姿。而今天历史网小编将撇开英雄人物,来说说三国那些鲜为人知的人物——荀粲。他被誉为三国的情圣,虽然有帅气的外表,但却有一颗贪图美色的心。

大家看了《太阳的后裔》后都觉得宋仲基是最会撩妹的高手,他不仅情商高,颜值也是让人心花怒放,牵动着大多少女的人。而今天我们走进三国,去了解三国最后撩妹的他,不仅有颜值,他还有地位和智商。简直就是宋仲基的古代原型。那么他到底是谁?下面就跟随历史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下吧。

荀粲个人简介

三国中最温情的撩妹高手莫过于荀彧的儿子荀粲,是三国很有名的帅哥,其实他的父亲当年也是小鲜肉。相传他到别人家里,走了以后,他曾坐过的地方好几天都有香味。因此有个成语叫做“荀令留香”。老子英雄儿好汉,荀粲的研制更高,而且也是个撩妹高手,当然最后用情过甚,和心爱的女人一起走向了天堂。

荀粲,字奉倩,豫州颍川人。说荀粲,不关注美女文化的人大概知之不多。他是战国“荀子”荀卿的后代,三国时期曹操两个重要的谋臣,一个荀彧是他父亲,一个荀攸是他叔伯哥哥,都比他有名得多。荀粲曾经与他亲哥哥争论荀彧与荀攸哪个更棒,结果谁也不能说服谁。(史称荀彧有“王佐之才”,曹操得之谓“我之子房”,子房即汉高祖谋士张子房张良。荀彧向曹操推荐荀攸,曹操得之谓曰“谋主”。荀彧主宏观策划,是曹操统率全局的战略制定者。荀攸跟随曹操南征北战,为首席军师,是战术层面的具体践行者。据说他每战必有奇计,皆获成功。)

荀粲长得很漂亮,也喜欢漂亮女人,曾经发誓要娶一个人间极品,荀粲自己谈论女色时一鸣惊人,抛出一句震铄古今的名言:“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可见在荀粲眼里,地位有钱统统算不了什么,漂亮才是硬道理。

荀粲只活了短暂的29岁,但却是研究美女文化不可或缺的人物。(人生虽短,却也辉煌。)其主要贡献有二:一是公开强调女子姿色第一,其它统统扯蛋;(与宋玉、司马相如比,荀粲是真正的男子汉。)二是以身作则,为美女生,为美女活,为美女死。说他是历史“第一色”、“情圣”,皆不为过。

漂亮的女人很多,但是被称为极品的似乎并不多见。名将曹洪的女儿相貌清秀,知书达理,颜值是当时的一流,荀粲听说后,立刻到曹洪家求亲。一个是曹操手下的重臣,一个是曹操手下的兄弟,都是曹操当年的最爱,他们的后代联姻自然是珠联璧合。

“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

一切进行的非常远门,结了婚的荀粲很合格,对待妻子很钟情。《粲别传》详细记载了荀粲对美色的重视和专注:“粲于是聘焉,容服帷帐甚丽,专房燕婉。”可以想象,迎嫁的场面一定极尽奢华,新娘子嫁到荀家即享有专房之宠。所谓“专房”,即荀粲专注于曹洪女儿,眼里再没别的女人;所谓“燕婉”,即夫妻相亲相爱,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非常和美。

荀彧、荀攸皆乃高智商的谋臣,荀粲的智力当然也不会差。史称荀粲好言道、尚玄远,这在当时是很有学问的标志。但令荀粲青史留名的却不是他在道学玄学方面有什么骇世之作,而是他在谈论女色时一鸣惊人,抛出一句震铄古今的名言:“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

不过幸福总是很短暂,荀粲也是如此,婚后没多久的冬季,荀粲的最爱,美丽的曹氏竟然得了“热病”—-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冶之症。(热病,大约相当于今天所谓“伤寒”或“疟疾”。这在今天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疾病,但在医疗条件低下的古代,却足以致命。)荀粲的内心极为焦急。除了遍请名医,他自己也采用物理的方法,脱光了衣服跑到冰天雪地的屋外,把自己滚成冰球再回来拥抱爱妻,以一种不要命的方式帮心爱的妻子降温。如此反复多次,妻子的性命没能挽救,他自己却因此病入膏肓。

宋玉和司马相如皆乃史上公认的美男子、大才子,天下想跟他俩好一回的美女至少得有一个加强连,估计他俩也没少吃人家豆腐。但在公开场合,他俩皆自称属于“脉定于内,心正于怀”的正人君子,虚伪得一塌胡涂。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荀粲爱女人不只是表现在语言上,而是在自己的行动上。女人最终还是没能挽留住,一直守候在死尸旁边的荀粲仍然目不转睛,好友傅嘏前来吊唁,安慰他说:“妇人才色并茂很难。君所娶之妻,仅美色而已,世间有姿色的女子并不难找,何必哀伤至此?”荀粲凄然摇头道:“佳人难再得。虽然我妻子并未达到倾城倾国的地步,但像她那样娇艳的女子,并不是就那么容易遇到的。”

从《诗经》开始,天下有名望的人谈论美女时无不强调形体外貌与品德修养的和谐统一,(《诗经》谓之淑女。)强调德胜于色者也不乏其人。(如蔡邕之《女训》。)没有人敢公开跳出来唱反调。圣者孔子说过一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的大实话,但直言不讳地喊出“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的,荀粲是第一人。且不说他这种观点是否正确,至少他不事掩饰,心里有什么就直抒己见,这就像皇帝裸形于市大家皆噤口不言,他却要戳破那层窗户纸说皇帝没穿衣服,真的很难得可贵。

妻子下葬时,荀粲痛哭流涕,很多名士慕名前来,荀粲一手扶着棺材,一手捶打着自己的头表示惋惜和不舍,路上的行人无不掉泪,有些不认识的轻薄男子认为荀粲不识大体,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如此悲痛欲绝,刘义庆著《世说新语》,将其收入“溺惑”篇,也是带有告诫后人的意思。不过现在看来,荀粲的的确确是一个很有个性追求的奇男子。

荀粲的直率坦诚招引得舆论界议论纷纷,这时一位名叫裴楷的先生赶忙站出来打圆场:“他这是一时高兴说的话,不是美德之言,希望后人不要被这句话蒙蔽。”(“此乃是兴到之事,非盛德言,冀后人未昧此语。”)

“佳人难再得,未可易遇也。”

裴楷要大家相信荀粲只是随便一说,但荀粲却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明:色与德,男人到底该看重哪个?他听说骠骑将军曹洪的女儿有天姿国色,就鼓动父亲荀彧上门提亲。荀彧荀攸是曹操门下的大红人,荀彧更是天下一等一的美男子,(史载荀彧伟美有仪容,尤好熏香,久之便身带香气。《襄阳记》:“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因而留下“令公香”、“令君香”、“荀令香”等典故。唐李端:“熏香荀令偏怜小,傅粉何郎不解愁”。王维《春日直门下省早朝》:“骑省直明光,鸡鸣谒建章。遥闻侍中佩,闇识令君香”句。李颀《寄綦毋三》:“顾眄一过丞相府,风流三接令公香”。李百药《安德山池宴集》:“云飞凤台管,风动令君香”语。魏晋之后,“留香荀令”与“掷果潘郎”同为美男子代称。)能与他结上亲家,对曹洪也是求之不得,当下应允了这门亲事。

荀粲如愿抱得美人归。《粲别传》详细记载了荀粲对美色的重视和专注:“粲于是聘焉,容服帷帐甚丽,专房燕婉。”可以想象,迎嫁的场面一定极尽奢华,新娘子嫁到荀家即享有专房之宠。所谓“专房”,即荀粲专注于曹洪女儿,眼里再没别的女人;所谓“燕婉”,即夫妻相亲相爱,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非常和美。

鲁迅说,所谓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毁灭一出婚姻,一定要像打碎价格昂贵的美玉一样,挑最完满的对象才最具震撼力。也许是老天爷要检验荀粲重色的程度,婚后没多久的冬季,荀粲的最爱,美丽的曹氏竟然得了“热病”—-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冶之症。(热病,大约相当于今天所谓“伤寒”或“疟疾”。这在今天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疾病,但在医疗条件低下的古代,却足以致命。)

荀粲的内心极为焦急。除了遍请名医,他自己也采用物理的方法,脱光了衣服跑到冰天雪地的屋外,把自己滚成冰球再回来拥抱爱妻,以一种不要命的方式帮心爱的妻子降温。如此反复多次,妻子的性命没能挽救,他自己却因此病入膏肓。(像电影《最爱》里的章子怡为郭富城降温反复跳到水缸里一样。)

妻子的遗体一直摆在那儿。一直守候在妻子身边的荀粲似已灵魂出窍。好友傅嘏前来吊唁,安慰他说:“妇人才色并茂很难。君所娶之妻,仅美色而已,世间有姿色的女子并不难找,何必哀伤至此?”荀粲凄然摇头道:“佳人难再得。虽然我妻子并未达到倾城倾国的地步,但像她那样娇艳的女子,并不是就那么容易遇到的。”

荀粲为人清高,较少交际,相好者多为当时有名望的名士。下葬那天,只邀请了十几位至交参加。荀粲扶着爱妻的棺木哭得死去活来,路上行人见了,无不为之动容。没过多久,哀伤过度的荀粲也命丧黄泉,追随爱妻而去。一些认识荀粲的人都摇头惋惜,以为不值得。后人听说此事,也对荀粲用情过度讥讽有加。刘义庆著《世说新语》,将其收入“溺惑”篇,即是带有告诫后人的意思。

但天底下大多数女性却不那么认为。荀粲为人爽直而不虚伪,他公开大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且言行一致。他珍惜所获得的艳遇与爱情,感情极度专一,给予心上人以专房之宠。为了减轻爱人的病痛,他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爱人离去,他茶饭不思,哀毁骨立,终因悲伤度而逝……遍观天下,古往今来,这样的男人有几个?遇上他,绝对是身为女人的幸运。(之所以说是“大多数”女性非全部,是因为真心相爱的人,都是希望对方能坚强地活下去。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男主人公对他女友说的:你要活下去,生一大堆的子女……)

换了我是女性,我也会疯狂地爱上荀粲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