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夺门之变发生后,为什么朱祁钰认为敲响朝鼓是于谦?

问题:当时的朱祁钰并没有驾崩。

回答:

回答:

此时的大明皇帝朱祁钰和于谦,在皇统继承问题上各有主张,分歧甚大。这对曾经彼此知心、配合默契,令大明帝国度过建立百年来最大一次危机的君臣,此时已经是貌合神离。

夺门之变能够成功原因如下:

土木堡之变后,明英宗朱祁镇被俘虏,京师三大营损失过半,瓦剌大军兵临北京城下,皇长子朱见深尚在襁褓,而且并非正式册立的皇太子,一个婴儿根本没有办法去凝聚危城人心。

一、景泰帝朱祁钰病危,又无亲生儿子,让英宗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即位是当时大明百官的共同愿望。

年轻的监国亲王、皇弟朱祁钰手足无措,孙太后病急乱投医,在国难时一片迎立贤王声音中,打算迎立「诸王中最长且贤,众望颇属」的皇叔、襄王朱瞻墡。

土木堡之变,大明精锐部队二十万全军覆没,英宗朱祁镇被活捉。为了防止瓦剌太师也先用祁镇当信用卡,把大明帝国当提款机,大臣们上书新立皇帝,祁镇儿子朱见深才三岁,显然不能撑起危局,于是在皇太后的支持下,推英宗弟弟朱祁钰由摄政王上位,同时朱见深被立为太子,言明将来要由朱见深继位,朱祁钰也是同意的。兵部代理尚书于谦等大臣全力辅佐,万众一心、力挽狂澜,打赢了北京保卫战,粉碎了也先攻占大明都城的阴谋。朱祁钰威望空前,但能力和资格不是一回事,朱祁钰上位是文武百官推的,说白了还是有群众基础的,但大臣们和太后的想法一致,祁钰百年之后,还是要还政于正宗皇帝朱祁镇一支的。

此时,是于谦力主的「立朱祁钰为帝,朱见深为太子」之议,既符合国难立长君的现实需求,又最大限度保证了朱祁镇、朱祁钰兄弟的父亲明宣宗朱瞻基一系的权益,使帝位不致落入旁支,对得起明宣宗当年对自己的君臣之遇。否则襄王朱瞻墡有多名成年子孙,他若得立,则帝系转移变成定局。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

大明少保、兵部尚书:于谦

朱祁钰后来象征性地用四百两银子先收买内阁六成员(首辅、次辅各一百,其余半价),后又收买群臣,终于在景泰三年五月,废掉朱见深,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继任太子。但第二年,朱见济就死了,朱祁钰再也没生出儿子。到景泰八年正月,祁钰病重,于是许多大臣又有了重立朱见深为太子的想法。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2

在正月十四的朝会上,大臣们与祁钰的心腹大学士王文、陈循等争吵不断,祁钰不同意侄子重做太子,约定十七日早朝复议。正月十六日,晨。于谦、胡濙、王直等重臣决定推举复立朱见深为太子。请连中三元的商辂写好了奏折。

其后,瓦剌首领也先以朱祁镇为人质,屡屡要挟明廷,于谦坚决主张社稷为重,严词拒绝一切寇虏妄求,才令也先手中人质失去利用价值。同时又是于谦苦口婆心劝说现任皇帝朱祁钰“天命已定”,打消其疑虑。朱祁镇因而得还,不用在漠北吃沙子到死。

二、于谦功在千秋,本就遭人嫉妒,为官过于刚正不阿,又把朋友变成了敌人。

于谦为何既拥立明代宗为帝,又力主迎回英宗?正如数百年前的南宋岳飞旧事。

北京保卫战的前敌总司令于谦立下旷世奇功,部分大臣自然“羡慕、嫉妒、恨”,大将石亨因功封侯爵,他见于谦仅得少保虚名,他保举于谦儿子于冕为官,于谦竟对景泰帝无线上纲:石亨身为大将,保举私人,应予惩戒!把石亨好心当成驴肝肺,两人从此分道扬镳,石亨成了于谦的敌人。

岳飞之所以干冒武臣涉政之忌,上书宋高宗赵构求尽快立储,正是针对金国欲立宋钦宗之太子赵谌为傀儡的图谋。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3

赵谌虽曾是大宋帝国正式册立的皇太子,本身也并无什么罪过,但经历“靖康之变”后,在包括岳飞在内的南宋文武重臣心里,他就只是个辱宗庙罪人之子,绝不当立,亦不承认他是帝国皇储,因此只以“丙午元子”称之。

三、朱祁镇、朱祁钰委托郊祀的侯爷石亨、都督张軏、太监曹吉祥、副都御史徐有贞这支参加夺门之变的还乡团骨干成员,不仅对朱祁钰有仇恨,而且有实力(石亨、张軏是武将重臣)、有便利(太监曹吉祥做内应,可以内外勾结),有计谋(徐有贞人品差点,可有胆有识,是还乡团的智囊、灵魂人物\\)、更有太上皇朱祁镇这面合法的旗帜!

——张戒《默记》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4

甚至对宋钦宗,岳飞随着政治上的成熟,也从早年的“迎回二圣”,改口为“迎回天眷”,只认可他是现任皇帝的亲属,身陷虏庭是国家耻辱,理应救回,而绝不认可这种辱国罪人是值得尊敬的先帝。

这帮还乡团骨干成员带着对景泰帝深深的仇恨或埋怨:朱祁镇被成太上皇,囚禁南宫,受尽虐待;徐有贞因主张迁都,遭于谦呵责、百官嘲笑,后被迫改换姓名,辗转地方数年,因政绩显赫才重回朝廷;石亨拍于谦马屁拍到马腿上;太监曹吉祥,原是王振同党,祁钰上台,王振的许多党羽遭到清算!曹吉祥也度日如年!他们都对朱祁钰带着深深的仇恨!都是亡命之徒!

南宋名将:岳飞

徐有贞这个狗头军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计划缜密: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5

A先利用边关报警的消息,让都督张軏率一千兵进京城;

因此,当瓦剌人被迫送还朱祁镇时,大臣商辂希望朱祁钰在皇帝正殿文华殿赐宴,以示皇帝和上皇两宫同心,彼此无间。朱祁钰大怒,认为此言等同于逼他马上让位,愤然道「我不曾要做皇帝,你们众人劝我做,如今又要怎么?」

B利用石亨保管的宫门钥匙开内城门放张軏入城,以防朱祁钰的反扑。

大将石亨一直包藏祸心,怂恿朱祁钰索性大开杀戒,又是于谦一句「大事已定,但要事体得宜」,暂时安了朱祁钰之心,安了满朝百官之心。

C去南宫接英宗朱祁镇进大内宫城,趁景泰帝病重,宣布复位。

——《商文毅公言行录》

正月十六曰夜晚他们按部就班地守门,到了东华门,守卫不开门,还乡团没钥匙,进不去了!如干等到天亮,只有全军被镇压,关键时刻,朱祁镇大喝一声:我太上皇也,开门!于是宫门洞开,朱祁镇重登皇位。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表面上,整个景泰年间,朱祁钰对于谦是言听计从,极为礼敬,屡加封赏,多次探视,远远超出了一个皇帝对臣子的限度。而景泰初年的朝政大事,也都由于谦一言裁决,名为兵部尚书,实为帝国的实际首相。

四、景泰帝病危,于谦应该在事先得知徐有贞、石亨的阴谋,但他保持了沉默,没有报告朱祁钰,对还乡团进行有效地反击。

两人最值得称道的一段佳话,是御医给于谦困扰已久的痰疾开了方子,说要用竹沥(竹子经火烤后所流出的液汁)做药引子。当时北方地区竹林很少,竹沥不易取得。朱祁钰便带着随从到到万岁山,亲手为于谦伐竹取沥

甫遇夺门之变,于谦得知英宗参与后,他的内心一定经过痛苦的挣扎。凭心而论,作为兵部尚书的他只要讨得祁钰一手圣旨,消灭千把人的还乡团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但他的内心也一定认为:朱祁钰病危,膝下无子,理应还政于英宗一支。既如此,朱祁镇登基,和他儿子朱见深登基,几乎可以划等号一当然这只是对大明而言!但对他个人而言,则有天壤之别,他和王直等人的奏折如能被景泰帝认可,景泰薨逝后太子朱见深上位,于谦仍是新朝新君的股肱重臣!但朱祁镇夺门上位,于谦就成了明英宗首诛的对象!于谦这个人,是个大大的忠臣。他谋国堪称第一,谋生的计谋却要被谋国的计谋甩几条街!于是,他选择了沉默,也就选择了坐以待毙!这一不作为,还乡团就如愿以偿啦!

——《明史·于谦传》

回答:

然而,身为一名专制帝王,身为朱元璋的子孙,秉承了历代大明皇帝的雄猜本性,朱祁钰也不可避免地对于谦有所猜忌和牵制。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6

当政敌上书弹劾于谦恃权结党、举荐私人时,朱祁钰一方面称「于谦专兵政,举人亦其所宜也」,另一方面又不免敲打于谦「已往者置不问;今后如假公营私,必罪以祖宗成宪,不宥」。

首先这件事得从正统十四年说起,当时瓦剌军师也先帅军进犯大明,明英宗朱祁镇摔二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结果全军覆没,他自己也成了瓦剌的阶下囚。

对公而忘私、日夜辛劳只为国忧的于谦而言,这种敲打不啻于人格污辱了。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7

于谦奏请裁革太监监军之制,朱祁钰不允,命内臣监军如故。石亨、罗通等将领心胸狭隘,嫉恨于谦的威望和大功,屡番诋毁于谦,朱祁钰却不顾于谦反对,将他们委以重用,参赞军权,其目的很明显,就是用来牵制于谦。

为了稳定朝廷的局面,孙太后与于谦等大臣推举了明英宗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登上了皇位,但是前提是必须是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为太子。

最后石亨等发动“夺门之变”,迎朱祁镇复位,于朱祁钰而言,误信小人,身死位废,也是自作自受了。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8

明代宗、景泰帝:朱祁钰

朱祁镇被放回明朝后被代宗皇帝朱祁钰关到南宫,一关就是七年,这件事件惹得朝中上下大为不满,也为后来的“夺门之变”埋下了伏笔,接着朱祁钰又坐了一件让人更加愤慨的事,就是“收买”文武百官,废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立了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这件事可以说是代宗皇帝失去了民心,可能是天意吧,没多久朱见济夭折了,代宗皇帝也一病不起,按理来说就是这样英宗复辟的希望也不大,但是几个关键性的条件让他成功复辟了。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9

一:武清候石哼,在京城保卫战中石哼立下了赫赫战功,就因为这样,他拥有了军权,可就是这样还是不行,因为他上面还有兵部尚书于谦,但是部分史料记载,“夺门之变”时于谦采取了“不理睬”政策,也有书籍记载当时于谦不在京城,小编倒认为不在京城的可能下大,如果是“不理睬”政策,倒是没有理由这么做,因为当时代宗的位子已经坐稳了,而且是个说一不二的主。

“夺门之变”时,于谦作为景泰一朝的实际执政者,手握中枢内外大权,当真要阻止本是轻而易举。但他却没有任何自保举动,正是为了帝国社稷,大明江山。

二:宦官曹吉祥,虽然当时曹吉祥不是伺礼太监,但是也是少有的能够接近皇帝身边的人,多亏他对代宗皇帝作息的了解,“夺门之变”才可以顺利完成。

朱祁钰病重不起,其太子朱见济已死,却为了自己面子,不愿复立前太子朱见深为太子。朱祁钰身边那帮当年力主废立的近臣,生怕朱见深继位后会反攻倒算,谋划着另外迎立藩王,选中的还是那位素有贤名的皇叔襄王,此议被于谦坚决抵制。

三:徐有贞:这个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当时就是他单枪匹马去瓦剌迎回英宗皇帝朱祁镇的,他也是“夺门之变”的谋士。

于谦和商辂等内阁重臣商议,由商辂援笔《复储疏》:「陛下宣宗章皇帝之子,当立章皇帝子孙。」而当时宣宗子裔,仅剩包括后来的明宪宗朱见深在内的,朱祁镇的几个儿子。

四:孙太后,当然了“夺门之变”被称为不流血之变全靠孙太后支走了紫禁城包括南宫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首位。

朱祁钰愿意接受此奏议,复立朱见深固然好。否则等他归天,群臣只需上书孙太后,让朱见深以血缘最亲近、年龄最长的皇侄身份继位亦可。

五:进军统领袁斌,袁斌是当时明英宗被俘后唯一在当身边的人,当然了还有太监王喜(这个人是个十足的大坏蛋,先不说他了),可以说代宗范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以为给袁斌荣华富贵就可以让袁斌替他看守着朱祁镇,可是朱祁钰低估了患难时的君臣兄弟情义。

——《商文毅公文集》

就是这样仿佛一切注定的一样,“夺门之变”“顺利”的完成了,明英宗重新登上了帝位,定年号天顺,过了不久代宗皇帝朱祁钰死亡(原因不详),这件事谁对谁错很难去说明,相信时间会有答案。(伙伴们有何感想?欢迎讨论!)

然而如果朱祁钰复立朱见深为储;或是朱祁钰死后,朱见深正常即位;虽然是最符合朝局稳定,社稷安宁的大局,却绝不符合朝中那些权奸宵小、如石亨、徐有贞、曹吉祥等人利益。

回答:

就在《复储疏》呈于礼部,还未上报给朱祁钰的当夜,石亨徐有贞曹吉祥们听闻风声,迫不及待联合朱祁镇,发动了
“夺门之变”。

“夺门之变”可以说是“土木堡之变”的延伸。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听信太监王振的谗言,草率亲征瓦剌,致使在土木堡被俘,以天子之身沦陷漠北。

于谦同样已发现夺门一党的串联端倪,以他当时如日中天的威望、掌管军政的权柄,若登高一呼,扑灭此乱本是轻而易举。但如此一来,朱祁镇这个谋逆罪人或死,或废为庶人;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0

而包括朱见深在内的所有朱祁镇子孙,都同样将作为罪人之子,宣宗朱瞻基一脉将永远失去皇位继承权。而代宗朱祁钰已然不治垂死,迎立其他藩王,必致国势动荡,甚至天下大乱。

然而战争还在继续,国又不能一日无君,在于谦等主战派的拥护下,英宗的异母兄弟朱祁钰临危以监国的身份继位大统,遥尊英宗为太上皇。而主张迁都南京的徐有贞和以功臣自居的武将石亨又与于谦等素有嫌隙,所以朝廷派系就此而成。

为了大明社稷的稳定,为了回报当年宣宗的知遇之恩,于谦最终选择了牺牲自己,按兵不动……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1

病重的朱祁钰以己度人,是万万想不到于谦这般几近圣贤的高尚节操的。他听闻变起,第一反应是“于谦耶”,生怕于谦要学王莽司马懿,夺大明江山,自己从此成为朱氏皇族末代国君、千古罪人;

战争结束后,瓦剌放回了英宗,被代宗朱祁钰软禁在了南宫,严加看管。

等听说是朱祁镇政变复位,方长舒一口气「哥哥做,好!好!」。他被废去帝号,继续躺了一个月后,不明不白死去,明人笔记里说,是被明英宗派太监蒋安,用布帛勒死。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朱祁钰病重,官场失意的石亨、曹吉祥、徐有贞等人密谋发动政变,拥立英宗辟位,以功邀赏。

明英宗朱祁镇复辟后,迫不及待将于谦及许多景泰帝重臣下狱。其谋害于谦圣旨曰: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2

「于谦……这厮每知罪恶深重,恐朕不容,……纠合心腹都督范广等,要将总兵官(石亨)等擒杀,迎立外藩以树私恩,摇动宗社……钦此」

而之前,代宗唯一的儿子朱见济已经夭折,他这一脉已经后继无人,故而病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百年之后要还位于皇兄朱祁镇。所以在病榻上的代宗得知英宗被拥立辟位时只说了“好,好”,并没有宣臣调兵另做安排。

于谦家产被下令被抄没,家无余资,只有正屋里紧锁着朱祁钰赐给的蟒袍、剑器等物。当日,血不曾冷,风孰与高,天下冤之……

可怜英宗被小人利用,致使一大批能臣干吏在这次政变中枉死。除了一些奸佞小人借此上位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实质意义。因此这次政变也就被称为“夺门之变”。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3

——《明史·于谦传》

回答:

又过了许多年,宪宗朱见深在位期间,不但给于谦平反昭雪,并在此时被召还为内阁首辅的商辂力主下,追复朱祁钰“恭仁康定景皇帝”帝号,并以帝皇之礼重修其陵寝。

“夺门之变”的历史背景。

平心而论,朱祁钰虽然本身能力有限,性格上也颇有心胸狭隘和优柔寡断的弱点,但能以朝政大局为重,绝大部分时候都对于谦充分信任,鼎力支持,已经算是个相当不错的皇帝了。

明英宗朱祁镇在1449年“土木堡之变”中,被瓦剌俘虏。于谦以及孙太后支持朱祁钰为皇帝(明代宗),一年左右,明英宗回朝,尊为太上皇被软禁起来。朱祁钰废朱祁镇的太子朱见深,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1457年,太子朱见济夭折,景泰帝朱祁钰已经无后,并且病重,重臣一致推荐拥立朱见深为太子,这时发生了“夺门之变”。

明朝能安然度过“土木堡之变”的危机,集合一群残兵败将,取得北京保卫战的胜利,除于谦是护国功臣、中流砥柱外,朱祁钰作为患难天子,也同样功不可没。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4

只是汲汲于一己之利、一家一姓之私的朱祁钰,始终难以真正理解于谦的高尚人格和伟大襟怀。

“夺门之变”的缘起

于谦和岳飞这对“西湖双忠”,皆是以“社稷为重君为轻”为信念的华夏社稷之臣,他们真正忠心的从不是某家某姓皇帝,而是整个华夏文明和亿兆苍生。也真因如此,方值得我辈后人,永世敬仰。

1457年正月,朱祁钰病重,将石亨召到病榻前,让他代自己去祭祀。石亨一切都答应下来,但他亲眼看见朱祁钰的病态,内心已经打起了主意。他退出后,立即派人找到了前府右都督张鞁和宦官曹吉祥,告诉二人朱祁钰已经不行了,商议要为自己谋后路。

西湖于谦墓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5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6

“夺门之变”的经过

回答:

第一步:寻找支持,宦官曹吉祥进宫去见孙太后,密告她复辟一事,借机取得了孙太后的支持,在内廷获得了支持。石亨和张鞁则一起去找太常寺正卿许彬商议,老奸巨猾的许斌推脱年老,推荐徐有贞,朝堂的文武官员都有了代表。

这个问题,不是很了解,可能在代宗眼里于谦是个国家大义高于皇权的人吧,本来在于谦的眼里代宗只是监国,蒙古人把英宗放回来就是想让两虎相争坐收渔利,于谦没有让蒙古人得逞,但是代宗弥留,后继无人,英宗复辟确实时是最好的选择。我觉得于谦是扶大厦于将倾的人物,真正做到了孟子所说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国难关头必须有人做个正确的的决定,他做了,但是冒着巨大的风险,结局对大明来说是最好的,但是对于谦来说确是最悲剧的,弟弟没活过哥哥,又没有皇位继承人,导致英宗复辟,那么拥立代宗的就是佞臣,不然名不正言不顺,在那个皇权高于一切的年代,可怜一代名臣终究成为了皇权的牺牲品。

第二步:石亨率自己的家将、徐有贞联络的家将、曹吉祥的家将以及张鞁率领的京营兵。四股势力集合,向皇城而去。石亨掌握了皇城大门的钥匙,张鞁假借瓦剌进犯调动军队,四方顺利进入到软禁明英宗之地,顺利解救。

回答:

第三步:朱祁镇被扶上了奉天殿皇帝宝座。群臣觐见时,发现皇帝已经变了,大臣们是吃瓜群众,谁当皇帝就拥护谁。

难道就没有人认为于谦拥立代宗本来就是错的?现在朱祁钰的立场,他死之后他的儿子朱建济当继位,可惜死了。但是,如果是这样,于谦有什么理由拥立?当初不如直接让太子朱见深继位,自己竭力辅佐。自古皇帝有子立子,无子弟及。也就是说朱见深再年幼也是皇位合法继承人,轮不到朱祁钰。于谦拥立代宗名不正言不顺。于谦的死,之于名族来说是冤。之于皇统,一点不冤。

“夺门之变”出奇的顺利,朝堂上没有反对之声。

回答:

“夺门之变”顺利成功的原因

景泰代宗不明大势,其本来就是个代
用品,从各方面来说都不能座稳的,其最优秀的选择是请英宗复位,但自请留其号配享太庙
这样英宗会德之,必会留其主政,做个总理王的!但权欲害死了他,这也难怪

一、明英宗朱祁镇即位是正统,这是朝廷主流思想。“夺门之变”的当天,众位大臣已经再次拟好推荐拥立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为太子,只不过这些人提前拥立了朱祁镇而已。

回答:

二、孙太后本意支持拥立朱见深为太子,代宗朱祁钰不同意,曹吉祥询问太后复辟朱祁镇时,她点了头。

这个我不了解哎,不知道是啥回事呢,因为当时我不在现场,不好评价啊。

三、拥有控制权的朝臣和太监里应外合,顺利控制皇宫局势。

四、于谦的默许。曾经有人专门研究过,于谦作为兵部尚书,在军队内耳目众多,这四方人吗在京城调动数千人马,于谦不可能不知道,只是采取默许的方法。主要从国家的全面来考虑,也先放明英宗回朝,其目的是造成明朝内廷的混乱,如果于谦调动军队和石亨、曹吉祥等人混战,不管是从国家角度,换是个人角度都没有好处,因此,于谦没有调动军队镇压。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17

“夺门之变”的评价

明代宗朱祁钰留恋皇位,自身病重,并且自己的太子朱见济已经亡故,已经无后。从道义上来讲,理应传位于朱祁镇一脉,其实他自己也是拖延而已,如果没有“夺门之变”,朱祁镇复位也是晚些的事情,石亨、曹吉祥和徐有贞等只是为了贪功,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些。

《明史》评论说:明代皇位之争,而甚无意义者,夺门是也。

夺门之变参与者的境遇

一、徐有贞争权,被石亨、曹吉祥排挤到广东做广东参政。

二、石亨。因拥立有功,权倾朝野,广布党羽。1459年,也就是拥立明英宗两年后,石亨受其侄子谋反和凌辱亲王罪株连,停止上朝参见,削官为民,并究治石亨朋党,悉数罢黜。1460年石亨死于狱中,其子侄都被处斩。

三、曹吉祥因拥立有功,提升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总督三大营,内廷都受其管辖。1461年,因石亨事件的发生,曹吉祥心生反意。曹钦(曹吉祥的侄子)曾问门客冯益,“历史上有没有宦官子弟当天子的?”冯益说:“您的本家魏武帝就是。”曹钦听后非常高兴。

曹吉祥的子侄等密谋里应外合,占领皇宫,夺取帝位。被马亮告发后,曹氏一族尽被诛灭。

本来就是一群小人,为了获取高官厚禄,得势后竟然谋取帝位,下场可想而知了。

另附:明英宗和内阁首辅李贤的对话。

曹吉祥和石亨控制了内外大权,飞扬跋扈,有时根本不把英宗放在眼里。英宗有感觉,问当时的内阁首辅李贤。

明英宗询问“夺门”一事。李贤答说:“如果说迎接皇上大驾则可以,‘夺门’怎能作为后世榜样?天位本来是皇帝固有的,“夺”反而说不是本来应有的了。而且当时万一失败,将把您置于何地?何况当时郕王已经病重,他病死了,群臣自然会请您复位,何必如此多事?他们又怎能借此强要升迁赏赐呢?”

回答:

夺门之变能成功原因有三:一是景帝得重病,不能起床,消息外泄;二是于谦得罪的人太多,包括得罪了英宗、徐有贞、石亨、太监曹吉祥等等,他们污蔑当时的兵部尚书于谦和大学士王文等人谋划等景帝死后迎立外面的藩王;三是武官与内监勾结,参与夺门之变的石亨、张靰都是有兵权的人。

1.景帝重病消息外泄。

明景帝景泰八年,明景帝得了重病,朝廷百官都还未得知病得厉不厉害,有一个人就先知道了,他就是武清侯石亨。

当年正月十三日夜里,景帝独自召见总兵石亨,想让他代自己去祭祀,此时石亨发现景帝已经病得不轻,恐怕很难再好了,于是石亨找到都督张靰,徐有贞,内监曹吉祥,英宗近臣袁彬等人商议,要拥立英宗复位。

2.夺门之变的参与者深恨于谦。

参与夺门之变的大部分人都特别恨于谦。要说他们为什么恨于谦,还得从土木之变说起。

土木之变,英宗被俘,消息传到京城,立刻有人上疏迁都,此人就是当时的翰林学士徐有贞。而于谦坚决要求抵抗,并力扶景帝继位。后又惩治了这个徐有贞,并严令有再敢言迁都的,一概格杀勿论。因此这个徐有贞特别恨于谦。

土木之变以后,瓦剌太师也先俘虏英宗想要以此要挟大明朝廷,也先押解着英宗连续到大明的北方边关扣关,想利用英宗达到不费一兵一卒攻入大明城池的目的,但是在于谦等人扶持景帝继位以后,曾经严令边关将领,新皇帝已经确立,英宗已经是太上皇,如果也先以英宗为要挟要求开关的,一律不准开城门,从而打破了也先的阴谋诡计。因此英宗也开始怨恨景帝和于谦。

石亨本来是跟着英宗和王振的几十万大军的,土木之变时,石亨捡了一条命,逃回了京城,按照律法,应该严惩,但是于谦为石亨求情了,说罪不在他。后来北京保卫战,石亨也立了赫赫战功,于是石亨想报答于谦,就举荐于谦的儿子,结果这惹毛了于谦,说石亨举人不当,于是石亨巴结于谦不行,也开始怨恨起于谦了。

至于内监曹吉祥,则是王振的余党。当年王振的余党锦衣卫指挥使马顺,还有几个内监就是于谦带头打死了,曹吉祥因此深恨于谦。

都督张靰曾经打败仗被于谦弹劾。

总之这些人各有恨于谦的理由,这次景帝病重,他们正好借机会整倒于谦,复立英宗。

3.夺门之变计划周详,武官自城外调兵入内

当时这群人商议于城南,谋划好以后,当夜诸人就先去各个城门,跟守城士兵要到了城门的钥匙,然后秘密调集了数千人马从从长安门偷偷进城,负责守卫城门的官军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等这数千兵马入城以后,又把各城门给锁上了。接着徐有贞把钥匙都扔在水窖里完事。

之所以锁上城门,是害怕万一打起来,朝廷从外调兵进来,内外夹攻,夺门的计划有可能失败。

接着这些人就带着这些人打开软禁英宗的宫门,迎立英宗复位了。

英宗一复位,就把于谦给杀了。后来打仗,英宗无可用之人,又后悔了。

回答:

为什么会成功?这要说当时的政治形势,景泰帝本来就是代替明英宗做的皇帝,可明英宗回来之后景泰帝没有让位的意思,大明朝出现了“国有二主”的现象,景泰帝把明英宗囚禁南宫,甚至希望他死在南宫。明英宗恨透了这个弟弟。景泰帝不仅囚禁了明英宗,还废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然后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可是这个朱见济没多久就死了,导致储君之位虚空,后来景泰帝病危,又无储君;在景泰朝过得不如意的太监曹吉祥,文官徐有贞,武将石亨等人看准时机,带人打破南宫大门,迎立明英宗到正殿复位,上朝的大臣一看台上坐的是明英宗,懵了,在那种政治氛围下,帝位本来就是明英宗的,大臣们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是这个“夺门三巨头”成功发动夺门之变并不是出于政治谋略,就是政治投机,他们没有什么政治谋略远见,所以很快他们三个都被搞掉了。投机的成功注定不会长久。

回答:

首先,景泰皇帝病重,危在旦夕,为夺门之变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其次,景泰皇帝没有子嗣,一旦驾崩,皇位势必回到英宗一脉,导致其他大臣知道有人要发动夺门之变,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山观虎斗,从而方便夺门之变顺利进行。

再次,英宗憋屈了很久,总是想班师回朝,所以即使牺牲生命也想奋力一搏,所以勇于挑战并抓住了机会。

最后,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成功就是必然了

回答:

小人遇到君子时,胜利的永远是小人。虽然于谦当天在值夜,但他认为这是皇帝的家事,所以没有干预。如果于谦干预,十个徐有贞等都不是对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